西风馆

世界上唯一的花——记《莳花》

书是一见之下便惊艳的。

匆匆从书架上取下,不及细翻,不必细翻,便知道定是要完完整整看过一遍才好。

此书的设计说简单也简单,但细节之处可见用心。翻到扉页便看到干净的页面上有小块的图案,和极小的字号打出:整体设计 友雅。

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友雅,那是一小段访谈视频,她很年轻,有些生涩的讲述自己的设计思路。她大概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在做书籍设计而不只是书籍装帧的设计师之一了。——装帧是指书的外观设计,书籍设计是指书的整体设计。国内的书籍设计是缺少了一个探索的过程的,一直都在接受,在模仿,甚至并没有形成过。

再从书的图作者朱守谷、文作者心岱说起。并没有找到作者的更多信息,大概因为是台湾书籍的大陆版吧。封面直接用了书中收录的图画,大朵大朵的木棉鲜红灿烂,却因细腻的走笔,又有一份沉静。《莳花》的题目会引人进入幽浮之境,两个字间相似的结构,疏密有序,古意恰到好处。

书里有作者的简介,说到图作者朱守谷从事美术教学三十余年,是广告界的资深前辈。他的序叫做《朝朝暮暮的2000个日子》,书中画遍了盛开,而这两千个日子必是花开花落,只愿开时满心欢喜,落后亦能平静淡然。序中有一段文字读来感动:“……当时我相信我随时可以再涂鸦,可是,偏偏退休后,实力已经无法再承担纤细之笔的风格,于是,这百幅花卉成了我的田园梦,我翻阅一页一页的记忆,感觉很饱满。”

图画完全是由0.2的签字笔和马克笔完成,简单的工具与复杂纤细的线条相交汇,立体而生动,每朵花都像是有灵魂般盛开在书页间,而光线,大抵是晴朗的午后里那束斜斜投射的阳光吧,将花瓣的形态、厚薄、质感全然都表现。忘了是在哪里看到,“如同铜版画”的形容。是很独特的,古典的美感。

文字的部分算是不过不失。文作者心岱写过好几本关于猫的书,再加上对花儿们详尽的描写,想来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吧。文字很控制,有条理的继续着这些花儿的身世、故事,整本读下来只觉得有些千篇一律。也许也是本书的要求吧,这样文字画面对半的排布还是很好的。好的地方是文笔简练,有始有终,能清楚的描绘每种花、花语与花本身的关系,具有不错的科普性。只是心中还是希望这样的画面能配更美的文字。

想起在苏枕书小文中看到的句子,便又把它翻出来,做如下摘录:

去岁冬月白山茶初开,黄昏散步于山道。见白发老妇垂首观花,默诵默吟,在纸上写着什么。我路过,她似乎很不好意思,拢了拢纸张道:“在写俳句呢……但作得不好。还是山茶花好啊。”

再好的描绘,也不如目之所及,一念心动罢。

让人想要拥有的一本书,比标本更多一份情感。某时某刻,世界唯一的花朵曾经盛开。


(网上找不到图,随意拍了几张……)

评论
热度(16)
  1. 轩-Ingrid西风馆 转载了此文字
    西风馆
  2. MODWAY西风馆 转载了此文字

设计师,思想体系建立中。。。

© 西风馆 | Powered by LOFTER